作者 主题: [LOG]劍與魔法的編年史‧裡之章 天啟之日  (阅读 1495 次)

副标题: 不要太早悲嘆,真正的美夢現在才正開始呢?

离线 黎白羽

  • O5-13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4800
  • 苹果币: 7
  • 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
[LOG]劍與魔法的編年史‧裡之章 天啟之日
« 于: 2013-12-27, 周五 00:24:27 »
 ST:诞生于黑暗,不理解何为爱,何为温暖。吞噬着弱者的血肉与恐惧而存活至今,其之名为魔物的血系,恩菲莱德一族。
 ST:被赋予了魔力的潜力也好,剑的天赋也罢,或者艺术的才华、商业的头脑,一切都必须为了活下去而存续。
 ST:在这样的社会中居于地底,被全军覆灭的一族中,有一位少女。
 ST:看着自己的家人被吞噬,家园被焚烧,故乡被践踏,然而,这也只是日常的风景。
 ST:在循环往复的悲啼声中,无尽的噩梦笼罩着每一个夜晚与黎明。
 ST:这是,未来的英雄们,还在影之女王的宫殿中训练所发生的事。
 ST:一个失去了记忆,只知道自己叫做凯萨的女孩,倒在了一个小镇的镇口。
 ST:久久浸淫在和平之中的镇民很少看见这样的状况。
 ST:有几个好奇的镇民围了上去,发现这名未知的美少女似乎受了相当惨重的伤势。
 ST:头部带着渗血的伤口,皮肤惨白如雪,呼吸也非常的微弱。
 ST:镇民们商议之下,很快做出了决定,用担架把她抬到了镇上的修道院,也就是光之女神迦南的神殿之中。
 ST:在神职人员的照料与医疗的奇迹下,少女回复了意识,不过依然回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之外的东西。
 ST:金发的女神官玛蒂娜照料着少女,尽管修道者们对她的身世还存有不少的疑问,
 ST:但是向有难之人伸出援手乃是迦南的教义。
 ST:因此他们还是决定暂时让少女在修道院中寄住,并且给予必要的照料。
 ST:玛蒂娜的工作就包括阅读历史与传记的书本,帮助她回复记忆这一点。

凱薩:*茫然地望著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雖然他們投以善意,卻不能夠理解他們想要給予的溫暖。
凱薩:*被動地接受著陌生而善良的人們的照顧,然而卻很少開口詢問他們什麼。

 ST:这一天,玛蒂娜也坐在凯萨的窗前,捧着一本书念道:“于是,继承了太阳王头衔的索莱利斯佩戴着光辉女神赐予的神剑,与战友们一同前往战场,向暗界太子做出最后的挑战。他们的人数稀少,具备的战力也不足够改变战局,然而索莱利斯已经被告知了暗界太子的禁制,那就是绝对不能拒绝一名具有烙印之武士的挑战。”
 ST:“于是,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新任的太阳王向黑暗大军的领袖提出了一对一的宣言,暗界太子无法拒绝他,也不屑向人类示弱。两人就在诸神与双方军队的见证之下开始了最后的战斗,虽然其中有三次机会,索莱利斯可以结果暗界太子的生命,但是魔法与邪神的力量守护着他,暗界太子一次次地复活——”

凱薩:*蹙著眉頭,讓上身稍稍靠近窗口一些,似乎想更仔細地聆聽這段故事。
凱薩:*雖然並不明顯,然而那對黯淡的黃色瞳眸裡閃爍著的,是這段時間從來不曾有過的好奇。

 ST:“——他的心脏被刺穿、手臂被斩断,咽喉被切断——但是黑暗的主宰毫无惧色地开怀大笑。最后,索莱利斯回想起了女神的教诲,他明白了暗界太子不死的缘由。”“终于,再一次将对方击倒的太阳王,这一次没有放任暗界太子继续嘲笑自己。而是站在对方的面前,念出了女神所传授的祷文。听到这个声音的黑暗之王萎顿了下来,生命的复苏也变慢了,索莱利斯便乘机将他的身体劈开了两段,并且将左半身抛到了遥远的海中,右半身抛向天上,完全结束了对手的生命。”
 ST:“……哎呀,是一个血腥的故事呢?”
 ST:玛蒂娜合上书本,微微一笑,对凯萨点点头。

凱薩:“讓人…討厭的…故事。後來…呢?”
凱薩:*聲音裡有著很久不曾說話的乾啞跟生澀。

 ST:少女有着温润的绿色眼眸,金色卷发披散在肩头,洁白而没有什么装饰的祭袍非常贴合那孕育着青春活力的身体。
 ST:“嗯……后来。由于失去了能够领导自己的统帅,黑暗大军被迫退回了他们的地下国度。索莱利斯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与等候着他的公主结了婚,开始了漫长的贤明统治。”“这是发生在3600多年前的,光明之王武勇谭的终结,不过,好像这也没办法让凯萨你想起什么来呢?”
 ST:“说起来,院长也真是够奇怪的,为什么觉得这种神话可以让你恢复记忆呢?”
凱薩:*眨著眼睛
 ST:玛蒂娜站起身,走到摆着向日葵花瓶的桌边拿起陶罐倒了一些水,来到了凯萨的面前,将杯子递给了卧床的少女。
凱薩:*伸手接過了水杯,盯著裏頭晃盪的水面
凱薩:“謝謝……我明天還想聽這個故事。”

 ST:“呐,凯萨小姐。”
 ST:“你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凱薩:“……”
凱薩:*好像很努力地思考了一陣子
凱薩:“炸……蠍子吧?”

 ST:“比如说,我喜欢吃甜的东西啊。还有酸酸的东西。”
 ST:“唔……那个可以吃的吗?”
 ST:“好像异民族的口味诶,这么说,凯萨小姐是辛迪尔人啦。”
 ST:“但是那里的人皮肤的颜色会比较深吧?”
 ST:玛蒂娜笑了起来。
 ST:“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吧?”
凱薩:“嗯……只是,覺得似乎提到吃,會想到這個呢。”
 ST:”让我带您出去走走看,或许这可以让您想起什么呢?“
凱薩:*點點頭,挪動自己的身體到床邊,試著下床看看
凱薩:“謝謝…”

 ST:”这个镇子并没有炸蝎子,但是蛋糕很不错哟,还有炸甜甜圈。“
 ST:玛蒂娜扶着凯萨从床上下来。
 ST:虽然还有些头晕,不过伤口的确已经痊愈,只是略微有些不习惯站立而已
凱薩:*下床的前幾步有點蹣跚,不過很快地就站直了身子
 ST:短暂地片刻之后,凯萨就能重新用自己的脚开始优雅地走了。
 ST:玛蒂娜牵着你的手,走出了修道院。
凱薩:*步履之間似乎有著一種詭密而奇異的優雅韻律
 ST:此时正是午后斜阳最温暖的时光。
凱薩:*對於少女的善意並不排斥,而是稍稍有點用力地握緊她的手掌,跟著她離開了這裡
 ST:暖风带着淡淡的柴禾与水果酒的香味,镇上白石的道路非常地顺脚,修道院的门口种着两大排的鲜花,每当有人来祝祷,神官就会折下一朵送给对应的人们。
 ST:玛蒂娜摘下一朵蓝色的玫瑰递给了你,说其和你很般配。
凱薩:“诶…”
凱薩:*有些驚訝
凱薩:“給我的嗎?謝謝…”

 ST:或许的确如此吧,你们走上街道的时候,许多人都用欣赏的眼神看着你们,甚至在经过集市的摊贩前,都有人送水果和零食给你们。
 ST:当然,这也是因为光之女神的信仰在镇民的眼中地位很高的原因。
 ST:”那么,凯萨小姐有没有想起来什么呢?“
凱薩:“還是…很少呢。但是那個神話…還想繼續聽下去。”
 ST:玛蒂娜走在你前面的时候回过头,微笑着问道。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纸包,里面装着别人送的苹果、小圆面包,棉花糖和树莓塔。手上则拿着用木签穿起来的烤鱼和甜辣椒。
 ST:”啊,那个神话吗……总觉得有点不符合气氛诶,不过凯萨小姐想听的话……“
 ST:玛蒂娜牵着你的手,来到了一棵苹果树下。
凱薩:*拂了拂身下的草地,牽著瑪蒂娜一起坐下
凱薩:*抱著自己的膝蓋,像是等著聽床前故事的孩子一樣地期待著

 ST:”——被抛到海中的那一半继承了暗界太子对命运与诸神的愤怒,他渴望杀戮与死亡,于是他变成了一头巨大的怪物,吞吃了海中1/3的生灵,变得异常巨大,并且时刻想着对光明的国度复仇。“”被抛到空中的那一半暗界太子则担心着自己的子民,想要回到它们的身边。然而他却被诸神派来的圣鹰所吞吃殆尽了,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也是诸神的算计,失去了一半身体之后,暗界太子再也无法恢复自己原本的理智与狡猾,只能以怪兽的姿态存在。“
 ST:玛蒂娜用清亮的嗓音慢慢地背诵着她所知道的传说:”于是那怪物虽然憎恨着一切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憎恨,只能永远地徘徊在海中,吞吃着遇到的每一个光明国度的人。“
凱薩:*入迷——或者說像是著魔一樣——地聽著瑪蒂娜將故事延續下去。
凱薩:“之後呢?暗界太子的子民又是什麼種族…?”

 ST:”嗯,在那之后许多年过去,光明王索莱利斯在老年后也变得昏聩,沉迷美色,最后终于因为对女巫凯芮娜的迷恋而被属下离弃,孤独地死在了宫殿里。“
 ST:”那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诶,据说那些族群有丑恶的象征也有美丽的化身,但无一例外都对光明的子民抱持着深重的仇恨。“
 ST:”所以……“
 ST:【——啊,找到了找到了。】
凱薩:“嗯…?”
 ST:就在玛蒂娜想要说下去的时候,你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脸。
 ST:那是一张倒挂着的,犹如骷髅外貌的金属面具,漆黑的头发垂落下来,对方的身材也异常的健硕,并且背后背着两把弯刃的大剑。
 ST:那突然出现的人抱着双臂,用脚背挂在树枝上垂落下身子,纹丝不动地突然占据了你们的视野。
 ST:玛蒂娜为此吓得发出了”啊!“的轻呼声,向后缩着身体,靠在了树干上。
凱薩:*意外地並沒有多少恐懼感,只是慢慢地走到對方跟瑪蒂娜中間,看著這個陌生而詭異的人
凱薩:“你是誰…?”

 ST:【在搞什么呢?】
 ST:【开玩笑可不好,陛下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ST:【虽然是受到宠爱的亲信,这么逾期不归的话,还是叫人很头大的呢。】
凱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是誰?”
 ST:那个人影从的面具下,传出了完全无法形容的,阴冷、无情又带着些许戏谑的声调。
 ST:【我是谁?你该不会失去记忆了吧?】
 ST:对方一个翻身,直立着落在了你的面前。
 ST:他的身材非常高大,大约比你高出半个身子,所以这样反而从比较高的地方俯视着你们。
 ST:”请不要这样,凯萨小姐失去了记忆,而且,您这样捉弄人太失礼了。“
凱薩:“…你知道我是誰嗎?”
 ST:玛蒂娜站起身,拉住了你的手。
 ST:【哎呀哎呀,一个二个都是这样,要玩寻找自我什么的……实在太过时了吧?】
 ST:面具人摊开双手,夸张地说道。
 ST:这个时候,两个镇上的卫兵走了过来,看了看你们的样子。
凱薩:*輕輕拍著瑪蒂娜的手掌,異常冷靜地盯著對方面具下的雙眼瞧
 ST:”玛蒂娜女士,怎么了吗?“其中一个褐发的年轻人问道。”请麻烦让这位先生走开好吗?他……在骚扰我们修道院的客人呢。“
凱薩:“陛下又是誰?”
凱薩:“我又是誰?”
凱薩:“知道的話就快點告訴我。”

 ST:【工资这么低,待遇也不好,结果连自己最喜欢的乐趣都不能找。我的辛苦你们能了解吗?到头来我还要忍受你们这样颠三倒四的行为,还闹什么失忆症,别开玩笑了啦!】
 ST:”对不起“卫兵们架住了那正抓狂似地夸张地进行着表演的人的双手,打算把他拉开:”请你跟我们来一趟好吗?“
凱薩:*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阻止兩名衛兵的舉止——
 ST:但是下一瞬间,甚至没有看见刀光闪过,那个面具人已经抽出了自己背后的双剑。而飞舞在半空之中的腥红血光,毫无疑问是从那两个卫兵的身上所溅射出来的。
 ST:他们的胸腔到腹部全部被切开,内脏五颜六色地掉落在翠绿的草坪上。你和玛蒂娜身上都溅到了滚烫的鲜血。
 ST:【真没礼貌诶,人类。】
 ST:面具人没好气地说。
凱薩:“啊……”
 ST:”你,你……!“玛蒂娜大惊失色,但还是抬起手,想要念诵出女神的护佑之词,但是她的小腹随即被那人踹了一脚,重重地向后飞去,撞在了树干上。
 ST:”呜……呜……“少女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只能抬起头对你发出微弱的警告:”快逃,凯萨小姐……“
凱薩:*低頭望著自己染滿鮮血的手掌,很奇異地沒有感覺到太多的恐懼
 ST:【逃个头啦。】
 ST:【家家酒也该结束了吧?】面具人的脸在非常近的距离凑到了凯萨的面前:【还是说你真的已经想不起来了?这样的话,我就要用万能的药房了哟?】
凱薩:“不要傷害她。”
 ST:【想不想知道自己是谁啊?这位呆头小姐?】
凱薩:“…嗯。”
 ST:【那么就大放送啦!】
 ST:”不可以……快……“
 ST:面具人的笑声盖过了玛蒂娜无力的呻吟,他一剑捅入了你的胸口。
 ST:【只有死亡可以让人回忆起一切哦】
凱薩:“呃……!”
 ST:在剧烈的痛苦之中,你的意识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下似的,变得清晰了起来。
 ST:你看见了伟大的黑暗之王,居在王座上的身影,以及匍匐在其脚下的‘四大骑士’。而这名面具人则是王的‘弄臣’,担任着取悦君王,监视其部下的职责。
 ST:而那四大骑士之中最末席,也最年轻的那一个——就是你。
 ST:当君王下令『消灭大战士收养的四个孩子!』的时候,你率领着一支精英的部队前去堵截对方最有力的援军——银骑士龙斯。但是,就连你们也没有料到那个男人的战力已经强到比怪物还要怪物的境界,虽然你们多少延缓了他的脚步,但就连你也无法匹敌对方的剑术,被在半空斩杀了坐骑,并且承受其银龙的喷吐落到了地面上,因此失去了记忆。
 ST:而今,在死亡迫于眉睫之时,你完全想了起来。
 ST:而面具人——弄臣西贝恩也抽出了自己的剑
 ST:致命的伤口因为君王给予你的祝福而急速地恢复着。
凱薩:*口吐著鮮血,意識卻無與倫比的清醒——所有一切在此刻都是如此清晰。先前那個寡言、沉默的少女彷彿只是一層浮在水上的泡影,被死亡觸碰就轉瞬消失,只有記憶存留了下來。
 ST:【怎样啊?想起来什么了吗?如果还是想不起来的话,我就只好满怀遗憾地带着你的脑袋回去了哟?】
凱薩:*慢悠悠地抹掉口邊的鮮血,抓住男人的腦門
 ST:【这样就要再选一个第四骑士了~会是谁呢?】
凱薩:*一頭狠狠地撞了上去
 ST:【疼疼疼,真是夸张的家伙……】
 ST:捂着金属的面具,西贝恩惨叫着说。
凱薩:“閉上你那張搬弄是非的嘴,蠢貨。雖然‘王’是那樣的寵愛你,但我想他應該會樂於看見你臉上多幾個奇形怪狀的瘀青?”
凱薩:“其他三個呢?”

 ST:【哎呀,真是对同袍还一样残酷的性格呢。】
 ST:【不过这样你也该回想起来了吧?那四个小子已经逃走了,王很生气哟?】
 ST:【现在他们已经逃到了世界上唯一我们无法企及的地方,只能暂时不管了。】
 ST:【接下来必须在光明的诸国度觉察到之前,确实地打下基础,积累足够的实力。】
 ST:【他们应该已经得到王的命令,带上自己的直属部队出征了吧。】
凱薩:“切,那個婊子……”
 ST:【就差你咯~】
凱薩:*雖然口中在辱罵著那個尊崇的存在,然而面龐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情緒顯露出來。像是毫無情緒,單純就只是出於需要而如此。
凱薩:“我知道了。”
凱薩:“……”

 ST:【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有没有办完的事情吧?】
凱薩:*好像這時才想起了什麼似地,慢慢地轉過頭去
 ST:【所有目击了我们的人类都要杀掉——这是王特别下达的哟?】
 ST:”……凯萨小姐,你,你难道……“
凱薩:“這個女人,我要留下來。”
 ST:玛蒂娜慢慢支起了身子,满头冷汗地看着你,翠绿的眼眸因为恐惧而睁大。
 ST:【随便你,但是其他的就不能放过啦。】
 ST:”不!“
 ST:少女勉强支起身子,向着人群的地方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
 ST:”大家,快……“
 ST:”……快跑啊!!“
凱薩:“總是喜歡做無謂地掙扎,總是喜歡無償地去幫助自己的同胞……為什麼你們都是一直都是這樣可笑的生物呢。”
凱薩:*身形拉長成一串影子,瞬間攫住了少女的脖子
凱薩:*然後隨手一切,讓少女暈了過去

 ST:”……”
凱薩:“我討厭殺人。那真是最無聊的事情了。把你的劍給我,西貝恩。”
 ST:玛蒂娜无力地扬起脸庞,倒在了你的怀里。
 ST:而这个时候,你也想起了她的传说里没有说明的部分。
 ST:【才不要咧——!】
 ST:被圣鹰所吞吃的暗色太子,虽然失去了身体,失去了眼睛,失去了骨头,失去了牙齿,失去了手指,失去了指甲。
 ST:但是,他还有一样东西留了下来。
 ST:鲜红的,跳动着的,不灭的心脏。
 ST:朱红色的宝石,万变的神器,芮斯提希亚
凱薩:“……蠢貨。”
 ST:逝去的暗之王所传承的,正义与愤怒。
凱薩:*張開雙手,體會著從體內湧出的血霧,那燦爛而鮮紅的復仇之力
凱薩:“反正也不需要了。”

 ST:【可不要让人逃走哦~】
凱薩:“你的廢話越來越多了。”
凱薩:*像豹子一樣撲進仍然茫然無知、和樂一片的人群裡,鮮紅色的霧氣像是兵器一樣包裹著少女,隨著她那舞蹈一樣的步伐掃向每一個此刻仍然歡笑著的人們

 ST:随着凯萨踏出的每一步,失去的记忆与强大的力量一同涌回了少女的脑海。
 ST:挥剑的方法,切割肉体的方法,刺穿肉体的方法,击打肉体的方法,以魔法烧灼肉体的方法,以魔法炸碎肉体的方法——
 ST:杀人的技艺,全部。
凱薩:“——”
 ST:真是无聊又迅速的工作。
 ST:卫兵、老迈的驻村魔法师、修道院的神官
 ST:全部的人,所有的力量都没能敌得过你和芮丝缇希亚。
 ST:在漂浮的血海之上,矗立着的,只是一个孤高的少女,与被抱在怀中的,金发的祭品而已。
凱薩:“全都是一樣的脆弱……”
 ST:而在这个时候,西贝恩也趁机用他那些会点燃一切的魔法牌放了火
凱薩:*染成血色的手掌上握著一顆仍然噴灑著赤紅的心臟,冷淡而無趣地注視著成堆成堆的屍體
 ST:熊熊烈焰吞没了这个不久前还有着欢声笑语的小镇。
 ST:【还是那么漂亮的杀法呢】
凱薩:*隨手丟下了那顆失去了主人的器官
 ST:【那么,可以了吗?第四骑士大人。】
凱薩:“夠了。”
凱薩:“我們回去吧。”

 ST:【哦哦~】
 ST:你们走出了因为死亡与燃烧而变成了废墟的镇子。
 ST:在你们的面前,随着飘散的雾气现身的,是强大的黑色骑士,为你而挥剑的兵团。
 ST:你的坐骑也被忠实的不死者们牵了上来。
凱薩:*步履輕盈地躍上熟悉的坐騎,悉心地撫摸著牠的背脊
 ST:随着你的指示,黑色的巨大战马慢慢地踏出了脚步。
 ST:将覆灭的死亡留在了后方,步向了充满血腥与杀戮的,不久之后的未来——
 ST:————————————————————————————————————————————————————————————————————————————————
« 上次编辑: 2014-07-16, 周三 03:18:19 由 沉淪皇 »
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